岁月忽已晚、

占tag

刚刚看见米洛太太销号了,占一下tag有没有人存了她的文啊!尤其是与共的那些番外呜呜呜。

有十年,他不曾这样鲜明地感觉到自己在老去。这些年斑驳光阴,浮华掠影,走马观花人来人往,有时候他会忘记自己流逝的青春,生出的细纹。

而很奇怪的,在这一刻,人声鼎沸中,看着灯光下跳舞的年轻的身体,他忽然感觉到,他的确是老了。

而他还正年轻。

他自认为是个很少说谎的人,直面了无数现实的纷扰和熙攘,沉淀了无数的悲欢和回忆,他的确十分喜欢他。他总是能透过他,看见许多年前的自己。

所以他从来不遗憾自己的老去。

不惑之年,已成家已立业,他时常感觉曾经沸腾的热情,鲜活的冲动在血液中滋滋作响,最终无声无息地平静下来,他能听见自己咆哮的声音,宛若哈尔滨呼啸的寒风,都被二十年的光阴封印,一点点在他的心里回响。

每当听到他谦卑地,尊敬地,依赖地,甜蜜地叫他哥哥,这响声就在他心里一遍遍地提高分贝,冲进他的眼睛他的耳朵他的呼吸,仿佛一场回光返照的幻觉。那幻觉里,他只有二十岁,横冲直撞,躲在北京没有暖气的屋子里,等待不可知的未来。

那是他,那不是他。

他的确是老了,接下这个综艺的背后,他其实有他的力不从心。他越发地珍惜现下的时光和身边的人。他一度曾非常害怕恐惧婚姻,一个看不见的白头,很多人一辈子都走不到,爱情这东西,哪怕琐碎的柴米油盐酱醋茶,一不小心也就丢了。他和他的太太,相处已很久,两个人都有自己习惯的生存方式,忍过来就能白头。

任何感情都不能两全其美,他看着舞台上耀眼的他,心里一片平静。

孩子还有很远很远的路,他心知他也不能带他走多久。他只是计算着年年岁岁里微末的细节,努力中和心酸的汗水和成功的甜美,他不是参天大树,不是他特别意义上的什么人,他不能为他撑起一个光明的未来,只能让他在某个合适的时刻得到补偿的机会,补偿他十七岁以来经受的所有不公,冷眼,无视和苦难。

他是他最疼的弟弟,他希望能看他娶一个他喜欢的女孩子,生一个长得像他有两个酒窝的小男孩,看他也成家立业,看他从未知世事走到宠辱不惊,看他也年过不惑,功成名就之时,再见到他,还能叫一声哥哥。

他接下来的人生,他希望自己不参与,只看着。

借他眼睛的传递,他便能有感应。

但不感应,也是很好的。

什么能拥有,什么能远望,他已是老马,早学会识途。

“在这里,我要向几个人表白。”

他拿着一束玫瑰花,依然那么灿烂耀眼。

他收回思绪,微笑着看向舞台上的他。

“艺兴让我很骄傲,很自豪。”

“艺兴在我这里没有缺点,因为有缺点,所以没有缺点,他是完美的。”

“艺兴和我年轻时候很像,所以我很护着他。”

“我跟艺兴就是好兄弟,我很欣赏他”

   他会有更好的未来,

    而他,

    他从不对自己说谎。

 




这篇大概可以带入上海演唱会,哥哥在台下看弟弟跳舞,文中对于哥哥的想象来自孙红雷的一篇访谈,具体可到百度贴吧查阅。关于爱情和白头的比喻,部分来源于网络,侵删歉。